12. 兔妖

    人潮嚷嚷,东奔西窜,闹得整座金石坊人仰马翻。

    元澜擦掉溅在脸上的血迹,心有不甘,飞身去到二楼,一间屋子一间屋子地挨个儿探查。

    到底是谁!想要打架,光明正大地出来打。在背后阴人算什么本事!再者说了,他又没做错什么,不就是赢了几个钱,为什么要对他兵戎相见?

    金石坊的赌鬼见元澜去了二楼,都心有余悸地往外跑,忙不迭结结实实撞到一人。

    “里头发生了何事?怎会如此惊慌?”

    “杀人……有人杀人啊!”

    玉玑子听到回答,秀眉轻蹙,隐隐觉得定是他那小徒弟又闯祸了。

    他在寒潭闭关月余,运功调息的第三日,不怀好意的机械音再次出现了。玉玑子能屈能伸,为自己曾经的失言道歉,反倒让机械音臊起来。

    “你!你怎么能道歉呢!这样可就不好玩了!”

    “?”

    “好吧,好吧,就看在你还算是个知错能改,有礼貌的宿主的份上,我就勉为其难地帮帮你。但这并不代表我原谅你先前的轻蔑之语,懂吗?”

    “嗯哼?”

    随后,玉玑子的无用穿书小知识就增加了。

    比如“机械音”不叫“机械音”,应该叫“系统”,比如小说世界的时间线和现实是分开的,不用担心耽搁现实世界的工作,又比如之所以会有穿书这种事,都是某某看小说时自己生出了执念,异想天开地想要代替主角达成圆满。

    “那我?”

    “你是个特例。谁让你不尊重人,骂我们是‘有害垃圾’!嗯……如果你想看看这本书的话,我这里有,这样你就更能了解自己所处的世界了。”

    玉玑子咳嗽一声,忽觉遍体生寒,果断摆手拒绝。系统白他一眼,没好气地骂道:“死直男!”

    经过一番友好交涉,系统直言:其实,你想保全自己也不难,好好教元澜,别让他恨你,也别让他爱你。等时机成熟,化去他的灵力,送往人间经历生老病死,遁入无休无止的轮回,你便可以离开了。

    “不要再想着直接杀了他一了百了!他死了,你也活不成,有可能会转到下一个不知名的世界继续哦。根据小说设定,元澜身上的阴花受到术法伤害,你这个做师父的就得十倍承受。因此,且行且珍惜吧。”

    十、十倍……

    玉玑子才出寒潭,背上就被猛然送了一击,疼得他牙关紧咬,刺痛难当。他掐指算来,极目远眺,一眼就望到了山下的元澜。

    这该死的小畜生!

    逃出金石坊的人看玉玑子一身道袍,面容冷峻,慌忙抓紧他的袖口号啕,“道长!救救我们吧道长!救救我们!里面有人杀人啊!”

    “……”

    玉玑子沉着点头,让他们全都离开,信手一挥,用结界将整座金石坊围住,不准再有其他人靠近。

    葱白的二指揭开布帘,入目横尸十具,赌桌二十,椅凳倾倒,混乱不堪。飘来的风中杂着陈旧的烟味,漫出一层,衬得坊内灰气蒙蒙。

    玉玑子大为震惊,他原以为元澜不过就是淘气了些,但谁能想到他还赌钱?还杀人?像这样糟糕的孩子,他真的能教好吗?

    元澜已不管不顾地将二楼搜了个遍,但始终没找到偷袭的人。他鼓起腮帮,闷闷不乐,听到楼下一阵兵荒马乱,现只剩平稳的脚步声。

    又是谁来了?

    他心下疑惑,转身去瞧,一下正对上玉玑子的眼。

    “师父!”

    羞花俏皮,笑容海绽。稚气少年蓦然开怀,从二楼飞下,奔向自己许久未见的人。

    元澜就像一片青翠的栀子花叶,粘着细树枝摇,扑到玉玑子怀里,仰头开心,“师父!师父你什么时候出关的啊?师父怎么找到这里来了?师父是不是想我了?师父,那——么长时间看不到你,你还是这么漂亮!澜儿要师父抱,师父抱抱澜儿好不好?”

    “……”

    小徒弟这样热情,玉玑子这个做师父的断然是招架不住的,但也不至于像第一次那样没见过世面似地退避三舍。

    玉玑子面色平静,按下怀里还要撒娇的孩子,不咸不淡地说:“你还真会给为师找事呢。”

    “师父?”元澜不解玉玑子何意,但很快就像想到了什么,摸出钱袋,献宝一样地塞到玉玑子手里,“师父,师父不是常说维扬城的花雕酒最好嘛,澜儿今天又赚钱了!等会儿师父带我去买酒喝啊。”

    玉玑子捏着钱袋,眼角微动,回元澜:“此事不急,现在还有一件更重要的事要办。”

    “嗯?更重要的……?师父!师父你干什么呀师父!澜儿、澜儿……”

    元澜的话还说完,就被玉玑子指点额心,变成了一只白毛灰耳的兔子。

    玉玑子抱起兔子,把它装进金丝笼,提在手里便走了出去。

    门外已经聚了不少人,玉玑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