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 知耻后勇

    竹知晚对石天惊的不屑,元澜全看在眼里。

    他握起小手,在竹知晚的肩上敲,若有所思地问:“师姐,你说师父是不是嫌我太弱了?他说我差劲。如果我像师姐这么厉害,师父是不是就会重新喜欢我了?”

    “差劲?”竹知晚惊奇,回头看元澜,“他当真这么说?”

    元澜点头,心中泛起酸涩。但竹知晚神色一松,似有欣慰。

    她的想法其实与石天惊相差无几。玉玑子溺爱元澜,宠过了头,也是时候鞭策一下,让这不学无术的小子尝尝教训了。

    看他现在一脸“知耻后勇”的样子,就知这顿打没白挨。

    “师父门下弟子众多,内门弟子却只有我们三人。我已入金丹三十余年,天惊虽金丹未成,拳法却非一般弟子可比。只有你……”

    说到此处,竹知晚故意一顿,叹道:“澜澜,你引气入体,已有修仙根本,但筑基未成,难免差一些。”

    “师姐也觉得我差?”

    “不是差,而是担忧。师父修为停滞百年。一旦有所突破,你要再想追上,可就难了。到时,师父得道成仙,而你……”

    竹知晚咂舌,一语就说中了元澜的心事,把他听得小脸一皱,闹起脾气。

    “不要!我不要师父成仙!我要永远和师父在一起!”

    元澜望着竹知晚,而竹知晚不言,好教他自己体会个中深意。

    过了一会儿,她听元澜弱弱地问:“师姐,那我现在开始,还来得及吗?追上师父……”

    “当——咳咳!”竹知晚压住喜悦,诚恳地说:“澜澜,你要知道,修仙之事,绝非儿戏。天下间,能入此门者不过尔尔,可得功成的又是凤毛麟角了。”

    “那我……”

    “但既然你入得此门,就不要妄自菲薄,心存猜疑。你若真想为之,师兄师姐都可助你,只愿你要牢记师父赐你的刑鞭,他非憎你、厌你,而是督促你。”

    竹知晚这样说,元澜就全懂了。

    原本元澜的目标仅是金丹驻颜延寿,可以长伴玉玑子左右。他想着自己年纪尚幼,还不急于一时。但此番经竹知晚点拨,顿时就忧虑起来了。

    如果师父成了神仙,那我怎么办?

    “师姐,我明白了!”

    月已西斜,小小地一勾,挂上树梢。

    竹知晚又与元澜说了会儿话,把人温言细语地哄睡了。

    她轻轻带好门出去,一转身就看到石天惊站在竹篱外,鬼鬼祟祟地朝她招手。

    “师姐,师姐——”

    竹知晚身形一动,负手立在石天惊面前,“有事?”

    她一边说一边向竹林外走去,大意是不想打扰元澜休息。石天惊跟着她,两人一前一后地走出了凰竹林的结界。

    竹知晚一跃而起,坐上了一棵老树。她望着远处笼罩在茫茫夜色中的东南十二峰,从腰间摸出了一串手链,扔给了靠在树上的石天惊。

    “你妹妹给我的,她早嫁人了,都有三个孩子了。你想你的家人,下山去看看他们就是了,何苦让我去骗他们说你死了。”

    “我可不就是死了嘛。他们知道我在世上,就会一直挂念我,等着我。如果我知道自己还在被人念叨,就会好想回去。可一回去,看到他们老去、死去……我不忍心。”

    石天惊拿着妹妹的手链,借着月光好好地瞧,仰头微笑,“师姐,谢谢你。”

    “哎?不用,你这一声谢,我可担不起。你父母拉住我不准走,你可是替你过完了头七才回来的。”

    “……”

    石天惊沉默,随后与竹知晚一起哈哈大笑,抬手将眼角的泪花全都擦干净了。

    竹知晚放出手臂上的一卷铁链,扎到对面树上,整个人慢慢滑下,卧在铁链上,道:

    “说说吧,你找我肯定不止是为了这么点儿事。”

    石天惊点头,将此次玉玑子鞭打元澜的前因后果都说给了竹知晚,临了还补了一嘴,“我觉得师父怪怪的。”

    “怪怪的?他走火入魔了?现在他人在哪儿!”

    “在寒潭,已经闭关七日了。”

    “这老狐狸!”竹知晚咬牙,手刀一挥,砍倒一片树冠,张嘴就骂:“老狐狸要干嘛!他做了一回恶人,自己拍拍屁股走了,想把烂摊子留给我们?他做梦!”

    “烂、烂摊子……?”

    石天惊暗暗替元澜叫屈。

    竹知晚继续,“你别担心,澜澜已经被我哄好了。师父出关之前,你要看好他,不要再让他偷偷下山了。说起来,还不是怪你没用!连个人都看不住!你不知道澜澜他正经法术一个不会,鬼点子最多吗!”

    “知道……”

    “没用的东西!”

    石天惊被竹知晚训斥,哆哆嗦嗦地,说话的声音都小了一大截。

    而竹知晚那里仍旧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