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承松刚到,便撞见了元霁和阎玉泽,视线隐晦的打量了元霁身后的阎玉泽几眼后,他向着元霁走了过去。

“师尊。”

元霁轻轻点了点头,看向身后的阎玉泽,介绍道:“这是你师兄,乌承松。”

阎玉泽敏锐的察觉到乌承松对自己的不喜,但他没有表现出来,只是乖乖喊了句“师兄”。

元霁吩咐乌承松道:“这是你的师弟,阎玉泽。你现在带他去领玉牌,告诉其他人,说这是我的关门弟子。”

“是。”

目视乌承松带着阎玉泽离开,元霁转身朝着内室的温泉走去,刚才阎玉泽的血只是暂时压制住了体内的寒冷,他还是要去泡一泡才行。

衣裳脱落,露出了元霁精瘦的腰身,黑色的长发垂落在胸前,挡着了一部分的风光。

下了水,元霁微微瞌上了眼眸,过了一会,身后却响起了一阵脚步声。

脚步声不急不慢,元霁却没有去理会,只是依旧半嗑着眼膜。

终于,脚步声停在了不远处,一道男声也传了过来。

“师弟,听说你从尘世收了个关门弟子?”

来人是元霁的师兄,也就是流云宗的掌门莫无庸。

“嗯,有缘便收了。”

莫无庸看着坐在温泉水中的元霁,轻微点了点头,“只是那弟子毫无根基,师弟你大概要多费些力气了。”

“无碍。师兄来便是为了这件事?”

眼眸睁开,元霁直直地看向了莫无庸,眸色暗含着一闪而过的凌厉。

似是被这眼神所震慑,莫无庸愣了一瞬,接着笑道:“也不只有这件事。师弟,一月后的收徒大会,你可要出席?”

毫不在意般站起身,元霁上了岸,用灵力烘干了身体,便拿起衣物慢慢穿了起来。

而莫无庸看着元霁这幅样子,更是直接愣在了原地,他没想到元霁竟是直接上了岸,丝毫不顾及他在这里。

穿好了衣物,元霁转过身淡淡道:“嗯,我会出席的,但我现在有了关门弟子,就不收徒了。”

“好。”

离开了元霁的住所,莫无庸却迟迟不能平静下来,他脑中满是刚才看到了一幕。

即使元霁穿着亵裤,湿发挡着了风光,可那精瘦的腰身,白皙的肌肤还是带来了不小的视觉冲击。

原本苍白的唇在热气的晕染下多了些血色,莫无庸也是在这一刻才意识到原来元霁真的是个美人。

以前元霁实力超群,风光无限时,他是在背后望尘莫及的人,后来元霁终于跌下神坛,那晚他激动的无法入眠,那个碾压他的存在终于也失败了一次。

以前莫无庸从没有认真观察过元霁的相貌,即使有人在背后议论元霁为宗门第一美人,他也是毫不在意的,元霁强大到了让人会下意识忽略他外貌的地步。

但现在……

将脑海中出现的念头打散,莫无庸闭上眼眸,默念起清心咒来。

……

近来,一个消息迅速传遍了整个流云宗,听说元长老在尘世收了个关门弟子,现在就住在剑峰。

元长老不仅对他悉心教导,还送了他很多宝贝,秘籍,法器,丹药都是任由那个凡人挑选。

在空余时间里,那些外门弟子便都聚集在一起讨论着这个事情。

虽然元霁实力大不如从前,但他一峰之主的地位还摆在那里,成为他的关门弟子能得到多少好处,大家都还拎得清的。

不少外门弟子还以成为元霁亲传弟子为目标而努力着,结果现在元霁不仅在尘世收了弟子,而且还是关门弟子,这不是完全绝了他们的念想吗?

“听说那个阎玉泽在尘世就是个废物,差点被人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