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抵是在小心翼翼当中活的太久了。

这个奖励他的吻让人有些措手不及,回忆中,曾经中。

在爸爸去世以后,这样的寂寞世界,锦绣年华里,奖励和幸福应该是什么模样的,他都已经要不知道了。

江温言抿着嘴唇,像是一个得到了奖励的小猫,仰着自己的下巴想要被摸一摸。

“我喜欢好孩子。”

他点点头,“我知道了。”

身体上的过分亲密,让从来没有体验过这些的男孩有些手足无措。

抬头看了一眼男人,目光灼灼,眼神含笑,英俊的面容里却没有揶揄,也是认真的,这小孩真的很甜。

甜到他的心口里去了。

刚刚入冬的月色难免有些寂寥,覆上几层灰云,显得神秘莫测,正如世间的人们,最难看清也最难看懂的,就是自己的心。

初冬时常会有几场雨,将空气染的更加冷冽一些。

江温言侧脸看了一眼拍打在床上的雨珠,若有所思的感觉,叹了一口气。

卧室里只有自己,雨声好像格外的大,拍打在他的皮肤上似的,帮助他降降温,不然恐怕自己太容易被撩拨起来了。

他是一个乖孩子,也很受教,先生教育他以后不可以吐掉食物,这样他会不开心,惩罚他也奖励了他以后就离开了。

貌似霍先生一直都是特别的忙,有的时候在霍公馆的大宅里见不到人影,甚至回家了以后可能也是在书房里打电话。

相比之下江温言有些小只,而且有点闲。

外面的大雨如约而至,灰沉沉的天好像压着人,仿佛他第一天进入霍公馆那样。

打开窗户,有些潮湿的雨气吹进来,带着丝丝凉意,寒透他的指尖。

霍郁丞吻了他以后就离开了房间,用着暧昧的语气警告,以后每顿饭都需要和他一块吃,他要监督。

这个房间原来是客房,他住进来的第二天装修了一番,书架上还放着一些他并不感兴趣的金融书籍。

整个屋子当中的视野开阔,在床边有一个落地的飘窗,江温言蜷缩在角落里,有些发愣的看着窗外,指腹不自觉的触碰到嘴唇。

引起心里和脸上的一阵红润。

怎么接吻,是这种感觉呀…刚才霍郁丞在,他没有好意思说,也不敢说,自己偷偷回味着他薄荷味的初吻。

先生的嘴唇好像也软,很会亲,舌尖仿佛有生命,勾走他的灵魂,霸道的舔舐掉所有理智,让人不清醒,也让人腰软。

下意识的伸出舌尖舔舔嘴唇,“霍先生……”侧脸微红到耳根都是羞怯,恨不得把自己的脸贴在窗户上冰一冰。

心尖处略过了一丝难以察觉的甜蜜。

“我的丈夫……”

对于丈夫这两个词,明显是极其陌生的,他不是没听过,只是不懂,这个词汇所代表的责任,以及他拥有的权利。

怔然的看着窗外,他从床上拿起自己睡觉抱着的小熊玩偶,一直发呆到天色变黑,雨也没有要停下的意思。

已经在这里一周了,他并不想回家,可是爸爸的遗物还在梁家,被扭送过来太急了,什么都没有拿。

就连内裤,都是在这被管家置办好的。

秋雨几场以后大概就会迎来鹅毛大雪,无论是雨还是雪,如果能够是在霍公馆里看到的,那一定是很漂亮的。

缩了缩自己的脚,坐在飘窗上有些凉意,天色一点点的变沉下去,直到手中的平板电脑的亮度将他的侧脸映照出一些阴影。

看着刚才自己搜索的东西,不免有点不太理解上面的注解。

他搜索的是,【如何能够让丈夫喜欢自己】

霍郁丞承诺他只要做一个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