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第29章

    赵越并没有在病房待多久,他明显感觉到二人间那种别人插不进的氛围,羡慕嫉妒地小声哼了哼,坐了一小会儿就走了。顺带关上病房门后,他还扒着门上的小块玻璃往里面看。

    从进门就没正眼瞧过他的沈望在叶渺搀扶下坐了起来,静静地靠在床头,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女孩儿看。从赵越这个角度望过去,两人像是快要亲上了一样。

    还想看看后续发展,他一时没急着走,在门边探头探脑的。忽地被一道冷冷的视线钉在原地,赵越尴尬地摸了摸鼻子,装作刚才偷看的人不是自己,背着书包灰溜溜地冲进下楼的电梯。

    往门边瞧了一眼,叶渺什么都没看见,她神色有些困惑,伸手在少年跟前晃了晃:“看什么呢?”

    “没什么。”慢悠悠地收回视线,沈望冲女孩儿抿出一个笑容,一双黑眸亮亮的,此刻瞳眼里清晰地映着叶渺的身影。凝视了良久,他抚上女孩儿细嫩的脸颊,缓缓问:“你没有什么想问吗?比如关于我的从前。”

    知道被抓的那个中年男人是为了复仇才会来到海城,也从警察那里知道少年的父母都死于那人之手。但也仅仅如此,多的叶渺便没有头绪了。她对沈望知之甚少,又怎么会不想了解他的从前呢?

    握了少年一只手,叶渺神情是从未有过的认真,定定地将少年深色的瞳眼望着,轻声道:“有的,不过更想听你主动提起。若是觉得勉强,也可以不说的,每个人都有独属于自己的小秘密。”

    沈望浅浅地笑了笑,面上神色淡淡的,回握了叶渺的手,捏了捏她的指节把玩,情绪没有多大的起伏:“没什么勉强的,都过去了。我母亲是个警察,你应该知道了。”

    “嗯。”叶渺坐在床边,就这样侧着耳朵听少年讲起那些并不算令人愉悦的往事。

    “抛开警察的身份,她其实就是个普通的女人。”从脑海中放出了那片被他埋藏得很深的记忆,沈望眸光明明灭灭,看不出脸上是什么表情。

    他的母亲性子要强,不管是上学还是工作阶段,都以最严格的标准来要求自己。进入警局后也成天想着案子,没有时间与精力去谈恋爱。

    后来经人介绍认识了一个各方面都不出众的男人,被那个男人伪装出来的良善与体贴打动,她很快就跟那人结婚了,婚后一年有了个孩子,但生活却并未像想象中那般越过越顺心。

    自以为尘埃落定,那个男人的真面目就暴露了出来。抽烟、喝酒、赌博无一不会,无一不沉溺。他母亲看不下去,就在那个男人喝酒的时候上前去抢夺酒瓶。

    一开始那男人还只是骂骂咧咧地把人推开,有一回怒极之下挥起酒瓶砸了她的头,鲜血顿时涌了出来,流得整张脸都是。慌乱之下那男人直接愣住了,还是听到动静的邻居打的急救电话。

    被抢救了过来,他母亲看着跪在自己床边痛哭流涕,发誓再也不会撒酒疯的男人,竟然心软地原谅了对方。有些事情是不能开头的,这一开了头就止不住。

    那男人回去后非但没有收敛,反而变本加厉,每天都喝得醉醺醺的。喝醉了就在家里骂人,同事间那点小事被翻来覆去的说,还恶狠狠地诅咒人家倒霉。他母亲不附和,迎面而来就是一耳光。

    有几次警局的同事看到她眼角的淤青,还关切地问她是怎么了。不知是太过要强,不想让别人知道自己身上发生的事,还是出于别的原因,她没有说实话,只说是不小心磕到了。

    受传统思想的影响,总觉得要给年纪尚小的孩子一个完完整整的家,因而她从没想过离婚,以为忍忍就好了,以为这样是对孩子好。殊不知年仅几岁的沈望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

    不清楚父母之间相处模式出现的问题,他面对着本该是最亲的父母却没有像别的孩子那般自在,想撒娇就撒娇,扒着父母大腿耍赖要吃的。

    在那样一个畸形的家庭里成长的沈望很早就懂事了。从小不哭也不闹,也不吵着要买玩具、要好看的衣服,乖得令人心疼。他以为只要自己听话,父母就不会再吵架,父亲也不会再对母亲动手。

    事与愿违,他小小的心愿没有实现。刚上小学那会儿,还会关心他冷不冷、热不热的母亲离开了人世。被人割喉后分的尸。

    其实那天他在家。由于感冒有些发烧,母亲一早就帮他跟老师请了一天的病假,让他在卧室搭积木、玩拼图。智商高的沈望早就对这些简单的益智游戏没兴趣了,就趴在卧室发呆。

    没多久听到客厅传来砰砰的声音。他想母亲出门买菜可能买的排骨,中午就会炖排骨汤了。那声音持续了十几分钟戛然而止,躺床上的沈望听到有脚步声往这边过来,他翻身下床藏到了床底,想跟母亲玩捉迷藏。

    等那个温柔的女人找不到自己着急时,他再钻出来站到对方面前,腼腆地笑笑说自己一直在这儿。门嘎吱一声被推开,躲到床底下的沈望通过缝隙看到一双皮鞋停留在床边,鞋底沾了红色的东西,黏黏的,像是番茄酱。

    屏住呼吸等了好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