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第27章

    期末考完的寒假非常短暂,高三学生只放假二十天就要重返学校,都等不到过元宵节。而叶父在除夕的前几天回来了,还带回来很多年货。礼物是叶渺与沈望都有份,除了新衣服,便是出差那个地方的特色产品。

    除夕当天是叶渺、沈望还有叶父三人过的,菜品很丰盛,全是叶父的拿手菜。或许是太劳累,饭后没多久叶父就回屋睡了,连春晚都没看。

    见父亲睡下了,叶渺站到窗边望着外面的景色。一抹弯月高高挂在天空,皎洁的月光倾洒下来,晕开了无边的夜色。小区里栽种的绿化树上缠了彩灯,此时正闪耀着光芒,一眼望去十分漂亮。

    颠颠地跑到沙发边拉了少年的手,叶渺兴奋得眼睛都在发亮,趴到少年耳边小声道:“我们去广场好不好?那里会燃放烟火,很漂亮的。”

    城里好些地方已经禁止燃放烟花爆竹了,但广场那里很是空旷,少有隐患会发生,因而是官方允许放烟火的地方。每到除夕这天,广场那里就会聚集很多人看烟花。

    好几年前叶渺去看过一次,是跟她母亲去的。后来父母和平离婚后,她便再没有去过了,想来还有些怀念。

    “你不怕冷了?晚上降温了的。”那个广场距离他们居住的小区不算远,走路过去也只要半个小时。沈望对烟火没什么兴趣,可见叶渺如此向往,他倒也不介意陪着走一趟。

    “不冷,”叶渺得意地掀了自己的衣角,一层一层数给少年看,哼哼道:“穿了两件保暖衣呢,可暖和了。”

    默了默,沈望回屋加了一件毛衣,将挂在柜子里的围巾取了出来绕在女孩儿的脖子上,还帮她把手套戴上了。

    茫然地盯着围巾看了会儿,叶渺扯了扯垂在身前的围巾一角,神情满是不解:“你的围巾给我用了,那你自己围什么?”

    少年脸上微微泛红,从袋子里又拿了一条一模一样的围巾出来,同样是红黑相间的,缓慢地围到了自己脖子上,故作淡然:“那条围巾是买来送你的,这条才是我自己的。”

    叶渺身上那条围巾他买了好久了,入秋的时候就挂在了他的柜子里,一直没找着机会送出去。如今亲手给女孩儿戴上,沈望心里说不出的欢愉,尤其自己还戴着同款围巾。

    “哦~”叶渺秒懂。情侣围巾嘛,学校有些小情侣就是这样做的,要么戴着同款手表,要么穿着同款鞋,围巾也是其中的一种,非常受学生的欢迎。

    揶揄地盯了少年半晌,直将人看得红了耳尖,叶渺才慢吞吞收回视线,笑着拉了对方的手跑出门。

    他们跑到广场时已经将近晚上十点了,可那里还是热闹非凡。广场中央正在燃放烟火,浓烈的色彩照亮了夜空。好多人举着手机在拍照录像,想把烟花绽放的那一刻记录下来。

    静静地仰头看了一场烟火,叶渺十分满足,没有试图往中间人多的地方挤,就在广场边缘闲逛。

    这样热闹的场合少不了许多卖小吃的小摊贩,尽管晚上那一顿吃得很饱,叶渺还是没忍住买了一份枣糕和一份糖炒栗子,坐在空的长椅上一边观赏烟火一边吃起来。

    枣糕只吃了几口她就吃不下了,剩下的给了沈望后,她就捏了糖炒栗子慢慢剥。可惜剥了半天也只剥了那么一颗出来,还被她弄得坑坑洼洼的,叶渺不禁叹气:“糖炒栗子好吃,可惜不好剥,要是能有个专门剥栗子的工具就好了。”

    就像开啤酒的开瓶器那样的。叶渺只是感叹下栗子皮难剥,谁知道一边的沈望直接就将那份糖炒栗子接了过去,二话没说一颗一颗剥了起来,将剥好的果肉递到她跟前,抿唇轻笑:“我这个专属工具怎么样?好用么?”

    叶渺笑弯了眼睛,凑过去吧唧亲在了少年的侧脸上,直接从他指尖叼走了那颗剥好的栗子,由衷地发出感概:“沈望,你真好。”

    垂眸剥栗子的沈望只是笑,并没有搭话。其实他一点都不好,在叶渺之前,从未有人说过他好。听过最多的评价就是说他不合群,是个心里不知道在想什么的疯子。上一秒还好好的,可能下一秒就会发疯伤人。

    沈望的中学时代没什么值得记忆的事情,他不爱说话,永远都是坐在班级最后一排。身上的衣服洗得发白还在穿,额前的头发长得遮了眼睛,让他看起来稍显阴郁。

    那时候别人都以为他好欺负,课间使唤他跑腿去帮着买水、买零食,体育课还故意拿篮球砸他,看他被砸得倒在地上的样子哈哈大笑。还有考试作弊被老师发现后,诬赖到他头上的。

    没有什么深仇大恨,也没有任何理由,有些人就是喜欢在别人身上找满足感,仿佛欺负一个比他们弱小的人能够带来愉悦一般。沈望就是他们眼中弱小的那个,总是被人欺负。

    有一次一群人放学后在小巷子口堵他,扬言要给他一个教训,起因是语文课代表收作业的时候跟他多说了两句话。语文课代表是个女生,长得挺漂亮的,不少人喜欢她。

    不过沈望对她印象不深,也没觉得她长得漂亮。本来没什么交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