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怪少年(16)

    喝口水都感觉自己被指指点点的,体委羞愤难当,一下课就跑没了影,班里也没人在意。本来还有三两个跟体委一起打篮球的人,现在也不跟他一起玩了,觉得体委人太小气,说话还很难听。

    在班里的存在感一下子薄弱了下来,没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的体委越想越委屈,还跟他的好哥们抱怨,说自己被排挤了。他那个经常在一起玩的好哥们是别班的,两人在网吧认识,后来就一直约着打游戏、出去唱歌。

    这件事他那哥们知道了,隔了不到两天,当作笑话嚷嚷得几乎全校都知道了。叶渺听到几句传言,这才晓得体委是为了什么针对自己。

    体委的父母是老实巴交的农村人,家里除了体委这个儿子,还有一个女儿。比体委大三岁,也就是二十出头的年纪,可是已经结婚了。

    据说体委的姐姐读书时成绩特别好,高考时考上了一所不错的大学。可是家里父母重男轻女,认为女娃读再多的书都没出息,就将寄来的大学录取通知书撕了,逼得女儿高中毕业就出去打工补贴家里。

    等体委上了高中,一家人为了照顾儿子上学方便,在城里交通便捷的位置租了房子。一室两厅,房租一个月就是一千多。再加上要吃好的、用好的,还要给体委零花钱,这些都是不小的开支。

    于是他父母就商议起了女儿的婚事,把到婚龄的女儿嫁出去换了一笔十五万的彩礼以解燃眉之急。想着撑过两三年,等高考儿子考上大学后,一切都好了。

    可是体委自己并不争气,当初能够考上海城中学火箭班都是超常发挥。说白了,走了狗屎运。进了高中后,学生的成绩分化明显。最初他还愿意勤勤恳恳认真学习,争取不掉队,后来跟那些爱玩的人走到一起,这心就野了。

    班主任劝过几次没用,见他没影响到班里其他学生,渐渐的也不管他。没了老师的管束,体委更是玩得飞起,这成绩也是一再下滑,补都补不回来。

    他父母不知道儿子的心思没在学习上。只见每天晚上儿子房间的灯凌晨一两点才会关,就以为他是在认真学习,实则他是在熬夜打游戏而已。

    都高三了,成绩一直上不去。他父母愁啊,就在家里多念叨了几句。好巧不巧的,家长会上他们就记得叶渺的名字,便拿来反反复复的讲。

    说叶渺一个女娃子读书都那么厉害,体委一个男的怎么还比不过她呢?念了几句又唉声叹气地摇头,说要是自己儿子脑子这么好使就好了。还说早知道儿子成绩这么差,当初就该让女儿多读两年书的,说不准他们现在都享福了。

    反复被拿来做对比,每次都是被贬低的那个,听的次数多了,体委就产生了厌烦心理。不仅讨厌他父母,还迁怒了叶渺,一听到叶渺的名字就下意识觉得烦人。

    再加上体委偷偷暗恋着吴婧,而吴婧却对沈望青睐有加。每回瞧见叶渺走在沈望身边,吴婧总会露出那种落寞的神情。

    觉得女神受了委屈的体委对叶渺更没好感了,看她哪里都不顺眼,总想着找机会让她吃点苦头。这不撞上运动会,他就名正言顺地整了对方一把。

    本想叫叶渺有口难言,毕竟这是集体的事,她要是表现得不愿意,他就可以给她扣上一顶不热爱班级、没有集体荣誉感的帽子。不知道事情怎么就演变成了这样,有口难言的反而变成了自己。

    那天被班主任叫到办公室问了情况后,放学回到家一开门,他迎面就被扇了一巴掌,半张脸当时就肿了。他还是懵的,他爸抬手又给了他两巴掌。

    又怒又怕,他梗着脖子问自己做错了什么。他爸气得手抖,将他藏在房间柜子里的游戏机还有日记本都翻了出来,劈头盖脸地甩在他脸上,胸口不断起伏:“老子花那么多钱供你读书,不是为了让你去玩游戏、追小女生的!”

    游戏机几千块一个,是体委谎称需要交资料费从父母手里骗钱买的。至于那本日记本,上面写的全是他对吴婧的那点心思,就连哪天买了什么东西送给对方都记得清清楚楚。

    感觉自己的隐私被侵犯了,体委羞耻得无地自容,啪的摔门将卧室锁了,晚饭也没出来吃。饿了一晚上受不住,第二天照样乖乖地背着书包去了学校。

    只是他没觉得自己错了,反倒认为父母过分,竟然随便翻看自己的东西。抱怨的同时,他也奇怪父母怎么就突然反常把自己藏的东西翻出来了,要知道平时他们都不会进自己房间的。

    想来想去,他认为是班主任打电话告状了。叶渺一直都深受老师们的喜欢,班主任当面没说什么,转头肯定把事情添油加醋地跟他父母说了,他父母这才会去翻他的东西。

    一想到这个可能,体委连班主任都恨上了。其实他还真的误会了班主任老师,班主任尽管给他父母打了电话,却只是谈了下他的学习问题。这通电话本来就要打的,或早或迟而已。

    至于他父母翻看儿子的东西,不是因为班主任那通电话,而是手机上收到了几张匿名的图片。是游戏充值记录的截图,金额零零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