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怪少年(5)

么?”

    双手插在裤兜,赵越问小平头那男生是谁。刚吵架吵饿了,正拿出一根士力架在嚼的小平头抬起一张迷茫的脸,吧唧吧唧嘴问:“什么男生?没见着啊。”

    一阵风吹过,一股寒气蹿上心口,赵越唇瓣都在抖,伸出手指着先前那个角落:“刚才就站在那儿,跟叶渺一起离开那个。”

    “你说好学生啊,她不是一个人来的嘛?”小平头困惑不解,身边的几人也纷纷摇头,都说没看见。

    卧槽,青天白/日/的不会见鬼了吧?赵越眼睛瞪得大大的,嘴巴略微张开,仿佛连呼吸声都轻了很多。天不怕地不怕的他就害怕那种玄之又玄的玩意儿,平时连恐怖片都不敢看的。

    看到赵越僵成了一座雕像,小平头几人哈哈大笑,捂着笑得发疼的肚子上气不接下气:“逗你玩的,越哥。原来你怕鬼啊,哈哈哈哈。”

    每个人脑门上都挨了一下,几人这下笑不出来了,噙着泪花的眼睛对上赵越冒着火苗的眼神,咽了下口水:“那人我们也不认识,听说是新来的转校生,跟好学生一个班的。而且那小白脸还很受欢迎,课间都听到班上女生偷偷谈论他,说他长得帅呢。”

    “长得帅?”赵越抹了一把头发,问小平头是他帅还是那个小白脸帅。

    小平头苦着脸,纠结这该怎么回答。光论长相两人各有千秋,可气质完全不同啊。那个小白脸像是漫画里走出来的矜贵王子,举手投足赏心悦目。而他越哥就是一只二哈啊,长得好看嘛?拿智商换的。

    迎上赵越的死亡视线,小平头才后知后觉发现自己将心里话说出来了,登时蹿了几步远,抱着头道:“越哥,我错了。”

    赵越黑着脸站在原地没动,迎着风大喊:“跑什么跑?过来扶一下,老子腿软了没缓过来!”

    几人早已跑远了,完全没听见他无助的呐喊。

    而叶渺搀着沈望走了二十分钟,终于到了人来人往的街上。看少年情况不是很好,她想直接打车回去的。沈望拉住她,摇头道:“没事的,就坐公交车吧,我也想看看沿途的风景。”

    拗不过少年,他们原路返回公交站,正好搭乘到末班车。车上座位很多,两人选了个连着的二人座坐下。沈望靠的窗边,叶渺自己坐的外面的位置。

    刚坐下将书包取到膝盖上抱着,叶渺就见少年伸了一只手过来,微微蜷着的手指又细又长。他歪了歪头,额前的碎发被从车窗吹进来的风撩起,唇角含着一丝若有似无的笑意:“可以听歌吗?”

    “可以。”叶渺愣了一下,从书包里翻出耳机线,连上MP3后将两只耳塞都递了过去。

    少年微凉的指尖划过她的掌心,修长的手指捏了一只耳塞旋进自己的耳朵。另一只耳塞随后也被他捏在手指间,却是塞到了叶渺的耳朵中。

    不解少年的举动,叶渺想问什么的。沈望适时扭了头看窗外的风景,没给她问话的机会。末班车不紧不慢地行驶在路上,天色渐渐暗了下来,晚霞的橘红色一点一点地褪了下去,直至完全消散。

    中途车门开了又关,一路颠颠簸簸的,叶渺隐隐有些犯困。就在她眼皮子要耷拉下去的时候,忽地感觉肩上一沉。她一下子清醒过来,偏头看去,少年不知何时已经睡着了,脑袋偏着靠在她肩膀上。

    一看手表还有十五分钟才到小区附近那个车站。她头一回觉得这条路这么漫长,打了个哈欠没了睡意,就盯着靠自己肩膀上的少年瞧。

    从来没有这么近的观察过沈望,她这才瞧见少年眼角有一颗很小很小的红痣,睫羽浓密,比女孩子还要卷长。睡着的时候很乖,相比平常少了两分冷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