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怪少年(4)

人不知道有人进来了吗?叶渺只想抚额,如今也不是计较这个的时候。她瞧着沈望大摇大摆就进去了,也赶紧跟了上去。

    果然里面已经乱成一团了。两方阵营明显,中间仿佛隔了条三八线,谁也没越过界,就踩着那个点冲对方叫嚣。

    站在中间的赵越脸上已经挂了彩,表情臭得跟茅坑里的石头似的,那个小平头站在他身旁冲对面比中指:“你们有种过来啊。小瘪三,就指着女生欺负的怂蛋!”

    “卧槽,你他妈骂谁呢?”站在对面几人中间的那个男生差点跳脚,一龇牙半边脸就疼,是被赵越那王八蛋打的。他吸了几口凉气,捂着自己的脸回骂:“谁他妈欺负女生了?老子送了吴婧那么多礼物,又是钻石手链又是白玉手镯的。在她身上花了那么多钱,收点好处都不行?”

    “再说了,又不是做别的,就牵个小手而已。人家吴婧自己都没说什么,哪轮得到你们咸吃萝卜淡操心!你还真把自己当个人物了,赵越。瞧你那穷酸样,吴婧看得上你嘛?”

    “你再胡说试试?吴婧才不是你口中那种人。那些东西都是你逼她收下的,她根本就不想要。”赵越拳头捏得咯咯响,若不是被小平头拉着,怕是要冲上去与张跃平拼命。

    张跃平是三中的学生,三中就在海城中学隔壁,也就隔了一条街的距离。从上学期期末开始,张跃平就缠着吴婧了。赵越遇到过两次,一开始以为他俩在交往也就没管。后来慢慢对吴婧生了好感,又听她说不喜欢三中的那个学生,可对方经常前来纠缠,她为此很是苦恼。

    于是赵越就跟张跃平杠上了。两人约过几次架,没有分出胜负。张跃平也是个心高气傲的人,只当赵越是喜欢吴婧,因此才找他打架的,对吴婧的说辞毫不知情。

    若不是今天这一出,他还不晓得自己在别人眼里是这样的形象,一时都气笑了:“老子从来不勉强别人。吴婧跟你说的那些东西她不想要?既然不想要,怎么不还回来?东西都收了还惺惺作态,表演给谁看啊?”

    “差点忘了,还有你这种深信不疑的傻子,觉得她是出淤泥而不染的白莲花。”张跃平嗤了一声,朝地上吐了口唾沫,眉头耸得老高:“算是老子眼瘸,看走眼了一回。”

    张跃平谈不上有多喜欢吴婧,不过对方是那么多人追捧的校花,觉得若是追到手了会倍有面子。追女孩儿从来都只送鲜花、首饰、漂亮衣服的他这次也是一样,陆陆续续送了吴婧很多东西,价值少说也有二三十万。

    这对家里有钱的张跃平来说只是毛毛雨,但对一个普通高中生来说算是一笔巨款了。吴婧嘴上是推辞过一两次,可最后还是欢欢喜喜把东西收下了。他以为这是接受自己追求的意思,没想到这姑娘人前人后还有两副面孔呢。

    闻言赵越握着拳头又扑上去,叶渺在后面喊他:“住手!赵越。”

    将事情理得七七八八,她大概晓得这两人一副要拼命的样子是为什么了。说来说去,还是因为吴婧。她跑上前去拦在赵越的面前,叹气道:“你就不能理智一点吗?既然两方说法不一样,你找吴婧求证一下不就好了?”

    “倘若她真的收了人家的东西没还,不管三中这位同学是否有纠缠,她自己本身就有问题吧?不如你先问清楚情况,再看接下来怎么处理。”

    “越哥,我觉得她说得有道理,要不咱们改天再来?”小平头瞄了下赵越的脸色,迟疑地劝道。

    “你让开!我的处事原则可没有不打女人这一条,你再拦着,我连你一起打。”赵越根本没管小平头,说着就要把叶渺拉开,任凭周围的人怎么劝都不听。

    “咣”的一下,他的鼻子上挨了一拳,两滴鼻血顺势滴落在地上。四周一片寂静,叶渺收回手,轻飘飘地问他:“现在冷静下来了吗?”

    抹了一把鼻血,赵越冷漠脸:“……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