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怪少年(4)

    因一盘炒面的交情,叶渺单方面对沈望更好些了。她发现少年只是不爱说话,若有事情请他帮忙,他一般不会推辞。顶多就是会皱着眉,觉得麻烦。

    “今天我们吃醋溜白菜,再做一个水煮鱼叭,昨天买的鱼还放在冰箱里没动呢。”叶渺掰着手指数家里还有什么菜,毫不客气地开始点餐。

    叶父要出去应酬,晚上回来差不多都十点了。平常父亲不在家,叶渺要么点外卖,要么干脆就在外面店里吃。她自己是很少下厨的,下厨也只煮面、炒一些简单的家常菜,反正味道都很一般。

    不过自从沈望住了进来,她的生活水平直线上升。晚饭不仅有人做了,还做得特别好吃,一点都不比外边饭店的味道差。就是沈望不喜欢做前期准备工作,他只负责上锅后的部分,洗菜、切菜都是叶渺的事。她准备了什么食材,他就做什么,一点都不挑的。

    才过了十来天,叶渺已经深深为少年的厨艺倾倒,觉得他以后自己开个饭馆揽客,生意也会很红火。

    “随你。”将书包挂在肩上,沈望长腿往教室门口迈,同时下意识放慢了脚步,等着叶渺跟上来。

    这是这段日子无意间养成的习惯,因为叶渺总是要小跑着才能跟上他的步子,每回挤到他身边都要皱着脸碎碎念地让他走慢一点。

    捞了书包就走,叶渺以为少年又要跑没影了,结果刚出了教室门,就见沈望站在走廊边等她。

    顿时笑弯了眼,她赶紧跟上去,瞧了瞧少年略微有些长的头发,问他什么时候去理发店,自己到时跟着一起去:“长头发好难打理。洗要半个小时,吹干又要半个小时,我想剪短发了。你说短发好看吗?”

    沈望心思微动,在脑海中想象了下女孩儿短发的样子。坦言来讲是好看的,比长发的模样多了几分利落与干练。长发更显恬静,披散在肩头时很漂亮。

    他嘴唇动了动,说出来的话不像是思考过后吐露出来的,更像是不走心地随口一说:“人好看,什么发型都好看。”

    “……你说得对。”叶渺是不指望少年能够给自己什么意见了,纠结了一下又小心翼翼地问他:“你觉得我好看吗?”

    默然一瞬,沈望没点头也没摇头。在叶渺以为他不会回答了的时候,得到了两个字的评价:“还行。”

    叶渺没有不高兴,相反,她挺开心的。尚且记得前几天她保存了一张女明星的精修图当作手机屏保被少年瞧见了,他当即蹙了眉,说好丑。

    “还行”在沈望那里是很高的评价,叶渺没有什么不满足的。没直接说丑,已经很给自己面子了:“那我就不剪了,或者剪短一点点,这样还能戴很多好看的小饰品。”

    “嗯。”沈望简短地应了声,没再说话。

    两人出了校门往公交站的方向走,一群穿着同款校服的男生急匆匆从他们身旁经过,个个挽着袖子气势汹汹的模样。其中一个长得人高马大的小平头还不屑地呸了声,大声囔囔:“越哥你撑住,兄弟们马上就来了。”

    撂了电话他神情愤愤,止不住地怒骂:“三中那群小瘪三又来找麻烦了。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什么熊样,还敢打咱们校花的主意。今儿非得打得那群孙子满地找牙!”

    “越哥”“校花”的字眼一飘进耳朵,叶渺心里咯噔一下,暗道不会又是赵越在惹事吧?

    叶渺已经连续一个星期都没在学校看见赵越了,听他们班的老师说是病了,请了几天的病假。没有赵越的联系方式,她只能等着这家伙自己回学校。哪里想到会在放学路上撞见这些拉帮结派,似乎是要约着去打群架的学生。

    眼看着这群人跑远了,叶渺连忙追了上去,让沈望自己先回去。被撇在半路的沈望看着她毫不犹豫转身就跑的举动,手指蜷了蜷,并没有上原先的那辆公交车。

    跟着那群人跑到了一个废旧工厂,叶渺躲在远处没有着急进去,一摸身上才想起没有带手机。学校是禁止学生带手机入校的,因而她的手机都是搁在家里,除了周末没有放在身上过。

    本来是想先报警再冲进去看看情况的,如今也顾不得许多。正当她想不管不顾往里冲时,肩膀被人压住了。不待叫出声,沈望捂了她的嘴,轻声道:“是我。”

    叶渺提着的心落了下来,在少年松开手后睁大了眼睛,困惑道:“你怎么来了?不是让你先回去的嘛?”

    “不放心。”沈望将她从地上拉起来,目光看向那个废旧工厂,听到里面有些喧闹,平静的视线又移转回来:“想进去?”

    点了点头,叶渺问他有没有带手机。得到的答案是没有,不禁有点小失望:“要不你先去报警,我进去看看?万一闹出什么事也好有个照应。”

    “不用那么麻烦,直接进去就好了。”沈望上前推门,半开的老旧铁门发出笨重的嘎吱声,惊走了落在墙头的一只麻雀,里面似乎一下没了动静。

    被少年的这番操作惊呆了。偷偷进去不好嘛,做什么非得把门大敞开,生怕里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