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怪少年(2)

    课间休息时,叶渺就去十四班门口找赵越了。一见到她,坐在靠门那排的男同学都笑了,调侃道:“好学生又来找越哥了?可他今天没来上课。”

    叶渺是一班的,一班至六班是火箭班,其他的十几个班级都是普通班,因而他们都习惯称呼火箭班的学生为好学生。尤其叶渺的成绩一直排在年级前几,好些人都在光荣榜上见到过她的照片。

    居然又没来上课?叶渺暗道果然如此,她就不该对赵越心存期盼的。前两天才抓到他逃课,千叮咛万嘱咐让他不要再这样干了,一转头照样跑得没影。

    “谢谢你啊。”跟坐门口那同学道了声谢,叶渺慢悠悠往回走,想等放学后到网吧去瞧一下,看能否逮到人。

    遗憾的是到了放学那阵子,学校附近那几家网吧都被挤爆了,可就是没有赵越的影子。不晓得赵越跑到哪儿去了,她只得先回家。令她惊讶的是,家里居然有人,叶父总算是有一天回来得比她早了。

    在厨房做饭的叶父听到门口传来的声响,被水沾湿的手随意在围裙上擦了擦,他探出身子笑道:“渺渺回来啦?先坐一会儿,很快就吃饭了。”

    将书包放到卧室,叶渺换了身居家的休闲服,正拿着手机往客厅走的时候似乎听见几声细细簌簌的声音从隔壁房间传来。她身形一顿,往声源处望去。

    尽管只有两个人住,叶父买的套房还是很大的。上下有两层楼,光是房间就有四个,楼上与楼下各两个。叶父住的楼下,另外一间房被改成了书屋。而叶渺住的楼上,隔壁的房间一直是空着的,堆放了一些平时用不着的杂物。

    难不成是有老鼠?叶渺小心翼翼地靠近,轻轻触碰门把手。咔嚓一声,门被她拧开了,映入眼帘的却并非什么老鼠,而是一个少年。

    粗粗一瞥长得挺不错的,就是拉了窗帘屋里光线有些暗,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不过想来不会好看,因为他此时正在换衣服,门被打开的那瞬,对方连衣服下摆都还没来得及放下来。

    “对、对不起。”啪的一下,叶渺将房间门重新关上,白皙的脸庞已经染了一点红。她用手掌呼呼轻拍脸颊,觉得非常不好意思。

    没想到隔壁房间有人,还正好在换衣裳。连男生腹肌都没见过的叶渺有些难为情,扭头就想尽快离开。刚迈出两步,她猛地停住脚步。这情况不对啊,这是她家,哪里来的第三个人?

    转身想回去探个究竟,结果一头撞在那人的肩膀上,鼻子被撞得生疼。眼里泛着泪花,叶渺倒退两步,揉了揉自己的鼻子,一抬眼便见着少年那张陌生的脸。

    嘴唇略薄,鼻梁高挺,一双眼睛黑沉沉的,睫毛却浓密卷翘,一颤一颤的仿若一把小扇子。况且长得也白净,身材高高瘦瘦的。穿着款式简单的连帽短袖,搭了一条黑色长裤,看着很是清爽。

    第一次见到五官如此优越的人,叶渺一时愣住了。而少年则在她出神的工夫擦肩走过,默默下了楼。将刚出锅的菜端上桌的叶父站在楼梯口,已经在喊吃饭了。

    回过神,叶渺赶紧追上去,目光落在少年在厨房洗手的背影上,小声问叶父:“他是谁?”

    冲走过来的少年招了招手,叶父笑着介绍道:“这是沈望,是爸爸一个朋友的孩子,会在我们家住一段时间。”

    沈望的家并不在海城,而是另外一个城市。准确的说,他已经没有家了。前不久他的父亲出了车祸身亡,刹车被人动了手脚,警察初步怀疑是蓄意谋杀,但犯罪动机与犯罪嫌疑人至今还没有线索。

    父亲一死家里就没有别的亲人了,尚在就读高三,警察认为沈望需要人照顾,这才辗转联系到叶父。叶父与沈望的母亲是好朋友,接到电话时没有任何迟疑,答应先把人接过来住着。

    沈望的母亲是个警察,可惜十几年前就已经死了。自那后,沈望一直跟着父亲生活,现在父亲也走了。叶父十分怜惜这孩子,一早接到电话就赶飞机过去把人接了过来,收拾出叶渺隔壁的房间让他住,还高效率地将转学的事都办好了。

    之所以答应得这么干脆,其中还有一点点叶父的小心思在里面。他与叶渺的母亲两年前就协议离了婚,女儿跟着他。但叶父自己工作很忙,时常不在家,留女儿一个人不是那么放心。

    他本来是说请保姆的,但叶渺不喜欢,于是便作罢了。接沈望过来住刚刚好,能够与女儿做个伴。在老朋友过世后,叶父每年都会去看沈望,可以说是瞧着他长大的。知道这是个懂事的孩子,就是有些腼腆,他才放心地把人接过来。

    被叶父介绍的沈望终于撩了下眼皮,眼眸中的冷漠散去,蒙上了一层薄薄的雾气,有些害羞地抿了唇,飞快地瞄了叶渺一眼,声音低低的:“我叫沈望,很高兴见到你。”

    “哎?”叶渺神色有些茫然,呆呆回道:“叶渺。”

    看两人第一次见面似乎对彼此的印象还不错,叶父嘴角的笑容放大了些,让叶渺去洗手吃饭。

    饭桌上,叶渺一直目不转睛盯着沈望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