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凡文轩 > 武侠修真 > 识法仙途 > 第三百四十八章 水天幻术

第三百四十八章 水天幻术

    “道长,道长你,你竟是金丹大修?!”

    看见刚才一幕,何晨震撼而崇敬地仰望着迎接他的道长。

    只手一挥,便点亮了半个山峰的院落,而且从这光束冲天的景象来看,这每一道院落的光束,只怕都可比明月。

    这般景象,这般能为,若不是稷下学宫的书籍中明确提到过,学宫里最高只有金丹大修,而无更上的元婴修士,更无真正成仙之人,何晨只怕都要以为这是真正的仙人在对面了!

    “非也非也,贫道不过是筑基修士而已,与何道友你境界仿佛。”

    “发光的只是我掌中的幻象,稷下水峰实际并未发光,不信你大可飞天一看究竟。”

    稷下水峰知会院的道长,语气没有什么变化,仍然相当和蔼。

    何晨冲着道长抱拳行礼之后,一边回望着道长手中的稷下水峰景象,一边运转法术冲天而起。

    然后,与此前一般的仙家景象,再次呈现在了何晨的视线之中。

    但是,这真切的稷下水峰虽然仍然让人望而震撼,却确确实实并未发光。

    何晨见之,深深松了口气。

    没有点亮实际的山巅院落,那道长展现出来的实力也就没有那么夸张了。

    仅仅是施展出海市蜃楼的景象,比起何晨呼风唤雨的法术,何晨自觉还是自己的法术厉害。

    不过,那道长不是说所施展的术法,乃是海市蜃楼么?

    既然如此,那不是应该如倒影一般,如实呈现才对么,怎么影像竟然还会比实际有变化?

    难道是叠加了其他景象?但是,从景象来看,似乎确实是院落在发光,而不是单纯被光圈罩住啊。

    思索研究之中,何晨再次落在了知会院中。

    不过,这次落下之后,何晨对道长那位过度的敬畏,便已然消失,只剩下对新奇术法的好奇了。

    别说,这位道长施放的这水天幻术,确实相当神奇好玩,而且在屋舍中就能看见整个山峰的景象,若是用来防盗,想必也会相当合用。

    “不知何道友对居所可有要求?稷下水峰幻影上,这一片的发光的院落都可选择。”

    “这几片院落不知有何区别,我看形制上似乎不同?”

    “何道友请看,这一片......”

    ......

    何晨对住所的要求本就不高,听了道长的讲解后,他便当即选定了位置。

    于是,道长当即收起手上法术,准备前去为何晨准备一应钥匙腰牌,但这时何晨却当即开口,冲道长礼貌地问道:

    “道长,这水天幻术能够传授与我吗?亦或者,我能用我自己钻研出来的法术,与稷下水峰交换这门法术吗?”

    “嗯?”

    “这,何道友,此乃我稷下水峰核心秘法不可轻传,道友或许可在与我稷下水峰修士交流时问问?”

    道长的脸上,多少有点惊异,不过还是好好地给出了回应。

    这水天幻术,其实算得上是稷下水峰给前来论道之人的一个小小震慑,也是一个实力的展示。

    一般来讲,若非大修弟子,见到这般神异的景象,基本都会被震慑得收敛一些,也能当即对稷下水峰这稷下学宫的大峰有所敬畏。

    见识过这般法术的修士,不管是敬畏,还是自觉此术精深,亦或者没有兴趣,反正几乎没人会当即向知会院的道长求取水天幻术。

    何晨这刚才还被唬得以为他是金丹大修,这会儿竟然还说起了要以其区区自研的法术交换这高深的水天幻术......

    看着仍然满是少年模样何晨,道长的心情又骤然平息了。

    按照登记的文书记载,何晨如今尚且不足十五,以年纪来算,大概才和他曾孙或者曾曾孙差不多大呢。

    这般年纪,便纯靠自身钻研修成筑基修为,想必定然是将全部的心思与精力都放在了境界上。

    这般情况,外加还是个纯纯的散修,钻研出的所谓术法,搞不好都称不上真正的术法,只能称作法力使用的技巧而已。

    于是,道长将钥匙腰牌等一应物什交予他的同时,也语重心长地嘱咐道:

    “何道友,修士的法术不少都是意义非凡,你在与其他修士论道时,最好不要贸然求取对方的法术,真切想要,也可先试探几句,否则容易应发误会啊。”

    “道长是说,法术的威力不同,故而不好贸然交换?”

    “法术可不止威力,还有......何道友,既然你此前从未接触过其他修士,而且修炼的时间也还不长,不妨在论道的前几天先好好了解一下他人的法术与感悟?”

    道长态度很好地向何晨劝道。

    “嗯?可以只听不说?!”

    何晨惊讶地睁大了眼睛。

    修士论道,所讲的不都是天地感悟、玄妙术法么?

    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