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凡文轩 > 其他小说 > 听说我和病娇皇帝有一腿? > 第91章这就是你欺骗孤的惩罚

第91章这就是你欺骗孤的惩罚

    “太.....”趁着接吻的间隙, 娄钰唤出了来人的身份。没错,此时出现在娄钰房间里的不是别人,正是时宴。,娄钰带着君迁尧一离开,他就坐不住了。只要一想到娄钰有可能会和别的女人上床,他就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内心的冲动,赶了过来。

    当他得知娄钰并没有和那个女人同房的时候,他一颗心才放回到了肚子里。果然,这个女人并不是他的妻子吧,若是不然,他又怎么可能不与她睡一起呢?嘴唇再一次被掠夺,空气逐渐从他的肺里消失殆尽,在自己快要呼吸不畅的时候,他终于狠下心来,在时宴的唇上咬了一口。时宴吃痛,方才放开娄钰的嘴唇, 与他拉开些许距离。

    而趁着时宴与他分开的当儿,娄钰向他发出了不满的质问。 “太子你来臣的房间究竟意欲何为?“

    “孤想做什么,你还不清楚?”房间里光线很暗,时宴似乎微微挑了挑眉反问。

    “臣已经娶妻了。”娄钰皱着眉头提醒道。

    他这话,像是点燃了时宴心里的那一簇火,他冷笑着道:“你在说谎对不对?若是那个女人当真是你的妻子,你现在为何会自己

    娄钰听到这里,心里有些许后悔。早知道时宴会追过来,他说什么也要和君迁尧挤一一个房间。不过,现在后悔已经来不及了。娄钰只得将自己刚才想好的说辞,吐了出来。 “臣之所以一个人睡,只是因为方才与芊芊发生了争吵,被她拒之门外了而已。”

    “你说的这些,孤一个字也不信。”时宴并不相信娄钰的说辞,或者该说他下意识的不愿意去相信。说罢,他就打算再次低头去亲娄钰。娄钰自然不可能让他如愿,他抬起手来,推拒着时宴的身体,不肯让他靠近。就在娄钰挣扎之余,时宴发出了低哑的声音。 “若是你想要孤手上的伤口再解开,你便接着反抗。听时宴这么一说,娄钰才意识到,空气里漂浮着一 般子血腥味。不仅如此,他的手掌心里也隐隐变得湿润。看来,时宴手上的伤

    。意识到这一点,娄钰握着时宴手掌的力气,逐渐小了起来。

    而时宴则趁着这个机会,再次吻住了娄钰。

    他的手也没有闲着,用力的去撕扯娄钰身,上的衣服。

    “太子,你可知道你在做什么?”娄钰索性不再挣扎,任由时宴的吻如雨点一 般落在自己的唇上和脸上。时宴含糊不清的道:“孤自然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孤想要你,你再也不能从孤身边离开。”

    虽然时宴说这话的声音不大,可娄钰还是听清楚了。而同时,他的身体也不受控制的颤了一颤。时宴这话是什么意思?他为什么会说出,不让他再离开他这话?

    可是,时宴着实有些想不通,时宴究竟是怎么认出他来的。明明,他已经那么小心了,甚至努力将自己以前的那些习惯全都隐藏了起来。片肌肤。娄钰被时宴这一动作刺激的身体颤栗不已。他的理智告诉他,他应该反抗,要不然事情又会发展到不可收拾的地步。可是他,他的身体却十分诚实,仿佛在渴望着时宴更加用力的触碰。身上的衣服,不知道在什么时候被时宴褪了个干净。接着,便有什么带着热度的东西,抵在了他的身后。

    “别.....”拒绝的话语还没来得及说出口, 时宴便缓慢而又坚定的闯进了他的身体。在进入娄钰的身体之后,时宴一刻也没有停留,便疯狂的动作起来。这强烈的刺激,让娄钰几乎忍不住叫出声来。可是,想到君迁尧就在隔壁,他实在丢不起这个人。

    于是,他只得用力的咬着自己的牙关,生怕发出哪怕一丁点儿的声音。

    可是,他强忍着不肯出声的模样,却引得娄钰格外不满,他冷哼着道:“怎么,你很怕被那个女人知道我们在做什么吗?”娄钰心想,他的确怕,毕竟被自己的学生压在身下这事儿,若是被君迁尧知道,指不定会怎么笑话他呢。娄钰没有说话,时宴就当他默认了。

    他冷冷地抿了抿唇,身下的动作越发的狠厉起来。既然娄钰不愿意让那个女人知道他们的关系,他就非要让她知道,他要让她知道,娄钰是他的。终于,在时宴又一个深入之后,娄钰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发出了一个急促的尖叫。这一声尖叫之后,娄钰像是意识到了什么,赶紧闭上了嘴。他抬起手,想要用手捂住自己的嘴巴,以此来避免自己再次发出声音只是,时宴又怎么可能让他如愿呢?在他抬起手的瞬间,就被时宴截住,并高举过头顶。钰双手被制,完全动弹不得。在时宴的又一波攻势下,他发出了第二声,而这一一次,他没能再将那呻吟咽下去,很快又发出了第三声,第四声,到最后,整个屋子里都充斥着他的呻吟。

    “时宴,我命令你停下来。”在快要被时宴憋疯的那一刻娄钰喘息着道。

    “孤说过,能对孤发号施令的,只有一个人,那便是当今摄政王娄钰。除非你就是他,否则你没有资格命令孤。”时宴是故意的,他就是在逼娄钰承认自己的身份。现在这种日子,他已经受够了,他不想再看到娄钰装作与他没有任何关系,却对另一个女人嘘寒问暖,柔情蜜意。所以,他要娄钰承认直接的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