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他受不住了

    娄钰整个人都伏趴在马上,他紧紧地圈着马儿的脖子,生怕自己从上面摔下去。

    也正因为太过紧张,所以他把屁股夹得更紧了。

    君宴倒吸了一口冷气,差点儿没被娄钰逼得当场交代出来。

    他赶紧稳下心神,将内心的冲动硬生生的憋了回去。他掐紧娄钰的腰,恶狠狠地道:“夹得这么紧,你就这么想被我++?"

    娄钰把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他只是害怕从马,上摔下去,没有办法放松而已。

    君宴没有答话,只是轻蔑的勾了勾唇。他低下头,将视线落在了别在腰间的鞭子上。接着,他不给娄钰一点儿准备的时间,便抽出鞭子狠狠地抽在了马臀上。

    马儿吃痛,一改刚才的悠闲漫步,如脱弦之箭一般冲了出去。

    马儿跑得飞快,娄钰被刺激的大叫出声。 “快停下来,我受不住了。”

    娄钰觉得自己快被这前所未有的刺激逼疯了,他也顾不得什么自尊心了,向君宴求道:“求你,轻一点儿。”

    “我倒是不介意轻一点儿,只是这马儿同不同意,我就管不住了。”君宴说着,又给了马臀一鞭子,马儿嘶吼一声,跑得更快了

    在被君宴逼得发泄出来的那一刻,娄钰心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等他回到摄政王府,他一定要让君宴为他今天所做的一切,付出代价。

    一次结束,娄钰连半点儿力气都没有了,他整个人都瘫软在君宴的怀抱里,连动都不想动一下。

    他想,如果他再不从君宴的手里逃出去,怕是这身老骨头都要被他折腾断。

    娄钰不知道马儿走了多久,到最后,他整个人都处在一种半梦半醒之间。

    他隐隐感觉,他和君宴已经离开了那个树林。有许多的说话的声音闯入他的耳朵里,只是那声音,很快又消失不见了。不知道就这样过去了多久,娄钰的耳边响起了君宴的声音。“到家了。”那声音很粗,与普通人几乎没有两样,娄钰几乎猜测出这声音的主人,是一个怎样的人。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娄钰却不止一次从这个普通人的身上,看到了另一个人的影子。那个人就是时宴,两人名字相近,就连话说的语气都极为相似。如果非要说两人的不同之处。那就是时宴对他的感情十分复杂,而君宴的目的则十分简单,那就是贪图他的身体。

    娄钰的嘴唇动了动,却没有回应君宴,一方面,他不想搭理君宴。而另一方面,他也没有多少力气开口。

    好在君宴也不指望娄钰会回答,自己先自己跳下马,而后才接住娄钰摇摇欲坠的身体,扶着娄钰下了马。娄钰下马之后,他也没有闲着,直接把他打横抱起,抬步走向门里。片刻之后,他就进了卧房,把娄钰放在了床上。

    “你先睡一会儿,我去给你做饭。” 君宴替娄钰盖好被子,又在他的嘴角落下一吻,才准备转身离开。

    娄钰既不点头也不摇头,躺在床上继续挺尸。

    君宴离开了好一阵子,久到娄钰差点儿就直接睡”了过去,他才端着一个托盘回到了房间里。

    随着他的不断靠近, 一股饭菜的香味落入了娄钰的鼻腔。

    从昨天中午开始,他就没吃多少东西,现在的确是饿了。

    君宴走到床边,一边放下托盘,一边对娄钰道:“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随便做了一点儿。”

    说着,他主动扶着娄钰从床上坐起来,又为他垫高了枕头,做完这些,他才再次坐回到原位,端起托盘的饭,又夹了一一些菜,送到娄钰的嘴边。“你的体力太差了,该好好的补一一补。”

    娄钰虽说身体没有多结实,但也绝对不是林妹妹的体质。什么体力太差,根本就是他的体力太变态,他才会被他做得晕了过去。

    所以归根到底,还是他的问题。老实说,对君宴做得饭菜,娄钰本来是没有抱有什么希望的。可是,当君宴将-一块子菜送进自己的嘴里。

    娄钰的脸上一下子就露出了惊讶之色,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君宴做的饭菜,竟然都是他喜欢吃的东西。不仅如此,就连味道也是极好的。

    娄钰根本就不敢相信,这只是出于一个普通的猎户手上,就算说这是御膳房做的, 他怕是也会深信不疑。

    “味道怎么样?”见娄钰脸上露出惊讶之色,君宴问询道。

    “这是你做的?”娄钰反问着君宴道。

    “怎么,难道有什么问题?”君宴不为所动的回答。

    “没问题。”娄钰摇头回答。可是,虽然表面这样说着,可是心里却生出了些许疑惑。

    一个普通的猎户,竟然会有这样的厨艺,还有这道菜,虽然食材说不上十分珍贵,可是也绝对不是一个普通的猎户可以拥有的。

    还有他曾经摸过君宴的手,他的手指骨节分明,十分修长。不像是打猎的,反而像是经常写字的。

    娄钰思索良久,心里已经闪过无数的念头, 只是到最后都被他否认了。

    不过,不管君宴的真实身份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