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你只能是我的

    娄钰有种感觉,自从他穿到这本书里来之后,好像所有人都在怂恿他喝酒。明明他的酒量,着实不敢恭维。接过酒杯的瞬间,娄钰又将其顺手放在了一边,他勾唇一笑道:“清颜今天看上去似乎有些不一样。”

    “那摄政王觉得,清颜有何不一样?”顾清颜扫了眼被娄钰放下的酒杯,眸子微微眯了起来。

    娄钰稍微思考了一下,便得出了结论。平日里的顾清颜,气质清冷,给人一种疏离淡漠的感觉。可是今天的他,举手投足之间,都像是在勾引着人犯罪。娄钰表示,今天的顾清颜不对劲,很不对劲。

    “清颜可是遇到了什么难处?”除此之外,娄钰不作第二猜想。

    顾清颜微微一怔,很显然就像娄钰所说的,他遇到难处了。昨夜,从南景国传来密报,西晋国突然出兵来犯。两国之间实力相差甚多,若是无人相助,南景国怕是撑不了多久。

    顾清颜可以不在乎南景国的覆灭,也不在乎他那所谓的父皇。可是他却不能不在意自己的母妃。想要保住南景国,唯一 的办法就是娄钰肯出手相救。这也是为什么他现在肯放下男人的尊严,来引诱娄钰的原因。

    顾清颜没有说话,只是将移到自己的衣带处,接着他便当着娄钰的面,解开了自己的衣带。

    顾清颜只穿了一件薄薄的单衣,衣衫滑落,他的整个上半身都呈现在了娄钰的面前。

    他身材修长却不瘦弱,肌肤莹润,再配,上那张绝美的脸,看着当真让人热血沸腾。好在娄钰是个正直的人,要不然还不立刻化身饿狼,把顾清颜吃的连骨头都不剩?

    “清颜来北月已有好几天了,为何摄政王却从来不肯碰清颜,莫不是嫌弃清颜姿色平庸?“

    “如果清颜还叫姿色平庸,那世间恐怕就没有美人了。”娄钰嘴里毫不吝啬的赞美道,手却飞快的拾起地上的衣物,披在了顾清颜的身上。而后,为了把注意力从顾清颜那白花花的身体上移开,娄钰顺手抄起桌上的那杯酒,倒进了自己的嘴里。

    顾清颜也看到这一幕了,可是他并没有阻止。即便他心里清楚,那杯酒里被他下了药。只要能拿下娄钰,让他为他所用,他也顾不得这么多了。

    一杯酒下肚,娄钰觉得自己整个人都燥了起来。

    他不舒服的扯了扯领口,脸上的肤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起来。“本王怎么突然觉得有些热?”

    “让清颜来替摄政王脱掉外衣吧。”顾清颜说着, 便摸上了娄钰的胸膛。随着顾清颜的贴近,他身上那股好闻的冷香,也闯入到娄钰的鼻子里。不仅如此还有那白花花的胸膛,以及在薄衫下那若隐若现的两点。

    “住手。”娄钰一把抓住顾清颜想脱掉他衣服的手, 出声喝道。

    顾清颜眉头紧蹙,双唇更是抿成了一条直线。

    众所周知,北月国摄政王好色成性,男女通吃,现在又在装模作样给谁看?

    “摄政王为何要阻止清颜,难道你不想要清颜吗?”顾清颜掩下眼里的嘲讽之色,继续撩拨着娄钰。

    “我对男人的屁股真的没兴趣。”心里的那团火越烧越旺,娄钰整个人都快燃起来了。

    “没兴趣?那摄政王为何要留下清颜?”顾清颜的话里透着浓浓的不信任。

    他为什么要留下顾清颜?还不是怕他和时宴那个小狼崽子狼狈为奸,一 起对付他?

    如果这让顾清颜产生了什么,奇奇怪怪的错觉的话,他只能说一声抱歉了。见娄钰沉默不语,顾清颜只当自己猜中了娄钰的心思。

    他用另一只空余的手,在娄钰的胸口摩擦着,用诱惑的嗓音道:“王爷良辰苦短,何不及时行乐?”行乐?行个鬼?娄钰挣扎,却在无意之间扯下了他披在顾清颜身上的的薄衫。

    就在两人纠缠不休之际,门别人从外面踹开了。

    巨大的声音迫使着房间里的两个人都停下动作,他们不约而同的往门口看去,借着烛火的光芒,两人同时看清了来人的模样。来人是时宴,他俊美的脸上凝聚着丝丝黑气,一双剑眉几乎拧成了结。特别是在看到赤着,上身的顾清颜,以及抓着顾清颜手臂的那只手时,一抹杀意从他脸上一闪而过。

    “时宴,你怎么来了?”时宴的眼神让娄钰有一种莫名的心虚,他下意识的松开了握着顾清颜手臂的手。

    “孤是不是打扰了摄政王与十三皇子的好事?”时宴嘴角噙着笑,只是那笑看上去阴森森的。娄钰就那样看着时宴一瘸一拐的走进门来,着实为他的屁股担了一把心。只是这一次,没等娄钰开口,顾清颜便先一 步出了声。“既然太子知道打扰了我与摄政王的好事,还不快些离开?“

    “很抱歉,这就是孤的目的。”时宴错身往娄钰面前一挡,将娄钰和顾清颜完全隔开。

    “你.....”顾清颜气得脸都红了, 身子也不受控制的颤抖起来。时宴不再去看顾清颜,转而回头对娄钰道:“孤有要事要与摄政王商议,还请摄政王移步。”说着,娄钰利落的起了身,逃一般的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