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争风吃醋

    娄钰推了几下无果,也就放弃了。他很想无视趴在他身上的时宴,可是时宴的呼吸就像一片轻柔的羽毛,在他脖子上扫过,让他怎么也没有办法淡定下来。

    好在接下来时宴没有再做什么奇怪的举动,这让娄钰心里多少有些安慰。

    不知是因为太困了,还是别的什么缘故,娄钰竟然很快就睡了过去。

    在睡梦中,仿佛有一双温暖的大手,在抚摸他,触碰他,久久没有停止。

    次日,娄钰又在生物钟的趋势下醒来了。

    睁开眼睛的瞬间,时宴那张放大的俊脸便呈现在了他的面前。

    看到时宴,娄钰条件反射的想要和他拉开距离。可就在这时他发现,他的肩膀被时宴圈着,而他的脑袋,竟然枕在时宴的胸口上。

    娄钰清醒的很彻底。

    他和时宴这个姿势是怎么回事?他怎么会娘们兮兮的枕着时宴的胸口入睡?这不科学。

    条件反射的想要从时宴怀里离开,可是他刚一动作,就被那原本还闭着眼睛的人再次拽了回来。

    娄钰的脑袋撞在时宴结实的胸膛上,撞得他眼冒金星。他从时宴的胸口抬起头,不满的道:“既然醒了,就把你的手拿开。”

    “早啊,先生。”时宴搂着娄钰的动作不变,只是笑吟吟的跟他打了声招呼。

    “还不快放开本王?”娄钰用命令的口吻道。

    时宴根本不为所动,他意味深长的道:“昨晚明明是先生主动往孤怀里钻的,现在怎么说翻脸就翻脸了?”

    娄钰翻了个白眼,他才不信他会做出这样的事情。肯定是时宴这小狼崽子故意唬他。

    “如果你不想要你这双爪子了,本王不介意帮你剁了它。”娄钰哼哼两声,对时宴做出了警告。

    从娄钰这话里,时宴没有听出一丁点儿开玩笑的意思。

    他知道娄钰是动了真格,终于还是心不甘情不愿的把自己的手,从他的身上拿开了。

    虽然脸皮厚,可是被人以一种打量的眼神注视着,娄钰还是没好意思直接光溜溜的离开被窝。

    “你先出去。”娄钰用下颚指了指门口,逐客的意图十分明显。

    “是。”时宴看出了娄钰的窘状,倒也不再勉强,反正昨天晚上他已经把娄钰的身体看遍了。

    时宴很快就穿戴整齐,离开了房间。

    等他离开之后,娄钰才下了床,从衣柜拿出干净的衣服给自己套上。

    简单的洗漱过后,娄钰便向抬步向花厅走去。

    时宴已经在花厅里坐定,娄钰走过去,在主位上沉身坐下。没等他开口,管家便主动上前请示道:“王爷今日可要请十三皇子前来一同用膳?”

    “嗯,你派人去请吧。”娄钰点了点头,算是同意了管家的提议。

    “是。”管家说着,转过身招来一名丫鬟,吩咐她去请顾清颜来。

    而他自己,则吩咐下人上菜去了。

    “摄政王的早膳一直是与顾清颜一起用的?”管家刚一退下,时宴那语气不明的声音便响了起来。

    “如果本王没有记错的话,十三皇子是前日才在本王的府邸住下。”娄钰别了时宴一眼,回答道。

    “前日才在摄政王府邸住下,你便与他这么熟络?”时宴咬牙切齿的问。

    “那是,谁让本王与十三皇子一见如故呢?”

    时宴沉默了,那双眉头也皱得更紧了。

    接着来的时间,两人都没有说话。

    片刻之后,顾清颜就被管家请来了。

    “清颜见过摄政王,见过太子殿下。”大概没有想到会在这里看到时宴,顾清颜的面上露出了一丝惊讶之色。

    “十三皇子不必多礼,本王听说你身体不适,不知现在可好一些了?”娄钰对顾清颜虚扶了一礼,示意他起身。

    “清颜的身体已经好多了,多谢摄政王关心。”顾清颜直起身子,走到娄钰的另一边坐了下来。

    娄钰正想说什么,可是在他开口之前,时宴突然便插话进来。“既然十三皇子身体不适,还是不要勉强为好。不如以后得膳食,让管家送到十三皇子的住处,也省的十三皇子来回走动。”

    听出了时宴话里夹杂的敌意,顾清颜有些奇怪,他和这位太子殿下见面的次数屈指可数,为什么他却总对他怀有敌意呢?“多谢太子的好意,不用麻烦了。”

    时宴被拒,面上虽然没有表现出来,可是藏在桌子下的手已经用力的握紧了。

    他必须得想个法子,将顾清颜赶走,不能让他再在娄钰面前晃。

    “对了,本王库房里还有一些珍贵的药材,一会儿本王便命下人给你送去。”娄钰转过面面对着顾清颜道。

    “清颜在此谢过摄政王了。”顾清颜又道了声谢。

    “跟本王有什么好客气的?”娄钰说着,拿起筷子给顾清颜夹了一些菜,道:“你身子单薄,多吃一些。”

    “是。”顾清颜点了点头。

    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