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请假

    离开书房,娄钰没有在外面逗留,直接回了自己的房间。

    影二一直跟在他身后,直到两人进了屋,影二才忍不住开了口。“王爷,太子那边可要属下看着他?”

    影二武功极佳,刚才书房里发生的一切自然都没能逃过他的耳朵。只是他不明白,以前娄钰从来不相信任何人,只相信自己手中的权利。现在为什么突然又对时宴另眼相待。还是他是想借机试探些什么?

    娄钰的脚步不停,也没有回头,只是随口回答。“不必了。”

    影二似乎还想说什么,可是到底是没有再开口。

    不用批阅奏折,娄钰整个人都轻松了不少。因此这一晚,他睡得特别香。

    第二天,他成功的睡到了日晒三竿。

    丫鬟们早已侯在门外,娄钰开口一唤,几名丫鬟便鱼贯而入。她们的手里端了洗漱用的清水,以及朝服。

    娄钰盯着那朝服看了几眼,问询道:“现在什么时辰了?”

    “回王爷,刚过了辰时。”其中一名丫鬟回答。

    娄钰在心里算了一下时辰。刚过辰时的话,应该就是现代的早上十点。换而言之,已经过了早朝的时间。

    “太子呢?”娄钰又问。

    “太子今日一大早便离开了。”先前的丫鬟回答。

    娄钰没有再问什么,只是吩咐道:“去将影二给本王叫来。”

    “是。”丫鬟应了一声,退出门去。

    片刻之后,那名丫鬟就回来了,并且带来了影二。

    “王爷,您找属下?”影二在娄钰面前单膝跪下,问询着道。

    此时的娄钰,并未穿着朝服,而是一套平日里在府中所穿的便装。

    他抬了抬手,示意影二起来,随即才道:“你进宫知会一声,就说近日本王身体抱恙,由太子暂代早朝。”

    “王爷身体不适?可要属下为您传太医?”影二抬头看了看娄钰的脸色,紧张的问。

    “不必了,本王这是心病,谁来也不好使。”娄钰脸不红心不跳的说着假话。

    心病?他怎么不知道他家王爷有什么心病?

    难道,他家王爷所说的心病是太子?

    影二越想越觉得有可能,因为他感觉到,最近牵扯到太子的事,他家王爷总是很反常。

    难道,他家王爷真的对太子动了什么心思?

    影二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不敢再往深了想,连忙应下,退了出去。

    不用上早朝,不用批阅奏折。娄钰一下子闲了下来。

    他惬意的用了早膳,便让下人准备了鱼竿和鱼饵,坐在后花园的池塘边上,钓起了鱼。

    可是,娄钰的安静日子并没有持续多久。不到午时,管家便急匆匆的找上了他。

    “王爷,几位大人求见。”管家向娄钰行了一礼,才出声禀报道。

    娄钰偏头看了眼管家,果断拒绝。“不见。”

    “是,奴才这就下去告知各位大人。”管家一句话都没有多问,直接退了下去。

    管家退下之后,娄钰便再次把注意力放在了自己手中的鱼竿上。

    他心里清楚,自己突然罢朝,定会在朝中引起轩然大波。

    所以这几天,来求见他的人必不可能少。不过这段时间,他只想好好的休息一下,也当给时宴一些丰满羽翼的时间。

    这北月国,他总是要还给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