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今天先收利息

    娄钰还能看不出时宴的愤怒?不过事到如今,只要能阻止时宴,其他的他也顾不了那么多了。

    到目前为止,原主对时宴除了体罚和言语调戏,还没有什么更过火的。可如果他真对时宴做了什么,凭时宴这记仇的性子,他怕是一辈子都不可能洗白了。

    娄钰转动着拇指上的扳指,对上时宴紧皱的眉头,看似漫不经心的道:“太子身份尊贵,想必根本就不知道该如何取悦男人。”

    娄钰的“取悦”二字,刺激了时宴。他双目变得赤红,像是在努力压抑自己心底的愤怒。

    好半天,他才强忍着怒气道:“孤的确不知。”

    娄钰听罢,停下了转动扳指的动作,用戏谑的口吻道:“既然如此,太子不如先回去学上一学。等学会了,再来答谢本王也不迟。”

    说完这话,娄钰就耐心地等待着时宴发怒,甚至是拂袖而去。

    果不其然,下一刻他就听到时宴用阴沉的声音一字一顿的道:“孤这就回去学。”

    说罢,他便将半解的衣衫拢好,转过身子,抬步向外走去。

    娄钰松了口气,心想着终于要把这祖宗送走了。

    可是,当他的视线落在那些还未批阅过的奏折上时,他一下子叫住了即将踏出门去的时宴。“太子留步。”

    听到娄钰的声音,时宴脚步一顿,他回转过身子,拿眼看着娄钰。“摄政王还想怎么样?”

    “本王认为在太子答谢本王之前,本王该先收取一些利息。”娄钰道。

    “摄政王想要什么利息?”时宴眉头紧蹙,话里是无法掩饰的不耐。

    娄钰没有立刻回答他的话,他从太师椅上站起来,长长的伸了个懒腰,才道:“本王近日感觉身体有些不适,所以从今日起,便由太子替本王将这些折子批了吧。”

    娄钰的话让时宴眼睛一亮,他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娄钰,像是不敢相信刚才的话,竟然是出自他之口。

    要知道,自从娄钰掌权以后,他就把时宴彻底架空了。平日里别说让时宴批阅奏折了,他甚至连摸都不曾让时宴摸一下。

    现在他主动开口让时宴帮他批阅奏折,时宴又怎么可能不惊讶呢?

    见时宴沉默着没有说话,娄钰又开口道:“怎么?太子不愿意?”

    “孤愿意。”时宴想也没想,连忙答道。

    “既然如此,那这些奏折就交给太子了,本王有些乏了,先去睡会儿。”娄钰一边说着,一边打着哈切从时宴身边走过。

    直到娄钰的身影消失在书房外,时宴才后知后觉的回过神来。

    他抬手掐了一下子自己的胳膊,会痛。这也就是说,他没有做梦。娄钰真的准许他批阅奏折了。

    时宴心里一阵狂喜,他激动的向那堆满了奏折的案几走去。直到坐上娄钰的位置,随手拿起一本奏折,他的心才慢慢静了下来。

    这对他而言,是一个大好的机会。他一定要借着这个机会,重新夺回大权,将属于自己的东西全部拿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