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凡文轩 > 其他小说 > 听说我和病娇皇帝有一腿? > 第9章太子可有伺候人的经验

第9章太子可有伺候人的经验

    枫晚离开不过片刻时间,时宴就被李管家领了进来。

    他的表情淡淡的,眼底却依稀可见几分忐忑。

    “孤是否来得不是时候,打扰了摄政王的好事?”时宴几步走到娄钰不远处,意有所指的开口道。

    娄钰一听时宴这话,就知道他定是和刚才离开的枫晚撞上了。就枫晚那身装扮,说不是他的男宠怕是都没人相信。

    娄钰假装没有听懂时宴话里的深意,他对时宴勾唇一笑道:“太子说得哪里话,不知太子来找本王,所为何事?”

    “孤是特地来答谢摄政王的。”今天时宴下朝一回到寝宫,便有手下人禀报,说是慕云清已经被娄钰放出来了。他身上只受了一些皮肉伤,养上几天就能痊愈。

    得到这个消息之后,时宴先是去了一趟慕府,确定慕云清真的回到慕府,他才长长的松了口气。

    可是,虽然慕云清被放出来了,但是他知道这件事并没有结束。毕竟娄钰这个人,从来不做对自己没有好处的事。

    所以,虽然知道自己这次来摄政王府,可能会面临前所未有的屈辱,可他还是来了。

    在得到足够推翻娄钰的权势之前,他什么样的屈辱都可以忍耐。

    带着这样的决心,时宴鼓起勇气开了口。“请摄政王屏退左右。”

    娄钰心想这敢情好,既然时宴想答谢他,那就让他把这些折子全批了吧。

    于是,他对管家和影二使了个眼色,示意他们都下去。

    两人接收到娄钰的眼色,各自向他行了一礼,才退出门去。

    书房门,被两人带上,里面的一切,都被隔绝开来。

    娄钰见时宴蹙着眉,却没有要开口的意思,终于在他忍不住想要先开口的时候,时宴突然动了,他抬起手,猛地扯下了自己的腰带。

    随着腰带的脱落,时宴的衣袍一松,直接露出了大半个胸膛。他的肤色莹白如玉,上面那纵横交错的鞭痕还未消散,给人一种凌虐的美感。

    时宴大概从来没有在人前做过这样的事,玉面染上一层薄红,就连耳根子都泛着淡淡的粉。

    娄钰还没说出来的话,被直接堵回到了肚子里。他惊讶的睁大眼睛,脑子里满是问号。

    这,一言不合就脱衣服是几个意思?

    “停下来。”娄钰惊讶之余,连忙叫了停。

    时宴并没有停下手里的动作,与此同时,他向娄钰踏出了第一步,讽刺着道:“这难道不是摄政王想要的吗?”

    娄钰扁了扁嘴,他不是很想要。

    虽然,时宴脱衣服的模样的确很赏心悦目。

    可是,他真的没有上男人的爱好。而且他记得原文中,时宴是攻,慕云清才是受。哪有攻上赶着让人操?

    眼见着时宴已经近到几步开外,娄钰甚至可以看到他那两点时隐时现的红。

    娄钰看得有些口干舌燥,他随手捞起案几上的茶盏,将已经微凉的茶水灌进肚子里,直到慢慢恢复冷静,他才将茶杯放回到案几上,抬头对上时宴红透的脸。“太子可有伺候人的经验?”

    时宴的脚步因娄钰的话顿住了,他的脸也由红转白。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时宴的声音因愤怒而颤抖,他握紧拳头,任由指尖嵌进掌心,可是那轻微的疼痛,根本无法跟他心底的愤怒相提并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