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章他不是朕的先生

    时宴低头看了一眼滚到自己脚边的匕首,终于还是弯下腰,将其从地上捡了起来。

    银白的刀刃映出他的脸庞,苍白又冰冷。

    见时宴迟迟没有动作,那名黑衣打算给他一点儿教训。他走到那名像极了娄钰的人面前,猛地抬起手,撕开了他的衣袍。410133二一

    裂锦之声在破庙里回荡着,时宴抬头,就见“娄钰”的衣服被撕开一道口子,露了半个肩头,他连忙出声阻止道:“住手。”

    “想让我住手,就要看皇.上肯为他做到什么程度了。”从黑衣人用恶心的目光打量着“娄钰”半露的肩头,接着才回头对时宴道时宴知道,君迁尧现在正带着人偷偷潜入这里,而他现在需要做的,就是拖延时间。

    怀着这样的想法,他对那名黑衣人道:“好,朕答应。”

    说话间,时宴将刀尖对准自己的手臂,狠狠地扎了下去。虽然这一下他已经努力避开要害了,可那疼痛感却丝毫也没有减少。鲜血从他的手臂上喷涌而出,很快就将他的衣袖全部染成了红色。

    血腥味在空气里蔓延,那

    说完这话,他仅是停顿了一下,又接着数出了第二声。"二。"头皱得更紧了,若是按照黑衣人这个频率,怕是君迁尧还没有赶到,他就已经因为失血过多而死了。

    想虽然这样想,可时宴手”下的动作却没有停下,他又将匕首对准先前那个伤口稍微往上一些的位置,再次扎了下去。

    剧烈的疼痛感直冲时宴脑门,他再次抬头看向“娄钰”,眼神是对别人没有的柔和。只是,黑衣人似乎觉得这样还不够刺激,这一次他提出了更加过分的要求。“三。这一次,我要你把匕首对准自己的胸口刺下去时宴知道,黑衣人是迫不及待想要他的命了。只是这一次他没有立刻动手,而是对黑衣人道:“朕可以答应你,不过再那之后,你必须放了他。

    “你以为,现在你还有资格和我讲条件吗?“黑衣人戏谑一笑,将自己随身的武器拔出来,将那刀尖直抵在与娄钰极其相似的那人的胸膛上,他接着道:“若是你不肯这么做,那就由他来替你受这一下也是可以的。

    见长剑抵在自己的胸口,那人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大声求饶起来。“求求你们,不要杀我,我还不想死,

    那人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完, 就被黑衣人狠狠地一个耳刮子刮了过去,与此同时黑衣人威胁的声音也再度响起。 “闭嘴,你要是再多说一个字,我就要就命。”

    虽然那人的话,被黑衣人及时打断了。可是仅凭他说出的那几个字,就足以。

    不仅仅是因为那人与娄钰的声音有些差别,而更多的是,娄钰是绝对不可能这样向人求饶的。

    眼前的人,不是娄钰。

    意识到这一点,时宴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习

    时宴这边还心思复杂,那边黑衣人已经等不及了,不耐烦的催促道:“还不动手?难道你真的想让我杀了他吗?"

    抵在那人胸口上的剑,改成架在他的脖子上,那人被吓得瑟瑟发抖,女

    时宴仍是没有动作,他只是定定的看着不远处的几人,像是在看戏一般。

    黑衣人见时宴突然就不为所动起来,心里也泛起了嘀咕。不过这个时候,他自然不能表现出来,为了让时宴就犯,他故意划破了那人的脖子。

    而后,正当他准备回过头来对时宴说些什么,的时候,突然有一支箭矢从一侧的窗C ]破风而来,接着在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之际狠狠地刺穿了为首的那名黑衣人的胸膛。

    那人刚开始还没意识到发生了什么,直到他感觉到胸口一痛,他低下头去一看,就见自己的胸膛已经被箭矢射穿了。

    为首的黑衣人直挺挺的倒下,剩下的黑衣人一下子都慌了神。可是君迁尧并没有给他们多少时间,又命令新的弓箭手开始射击。

    不过片刻时间,几名黑衣人便纷纷被箭矢逼到了角落里,其中有好几人都受了伤。而这个时候,君迁尧也带着人马赶了进来。

    进门之后,他一看便看到了手臂被鲜血染红的时宴。他快步走到时宴面前,询问道:“皇上,你没事吧?时宴缓缓摇头,他看了眼与御林军缠斗在一起的黑衣人,冷冷地吐出几个字来。“留活口。"

    君迁尧知道时宴的意思,点了点头,也跟着加入了战斗。

    而在君迁尧离开的时宴身边的同时,小权子就心疼的从自己的袖子上撕下一块布来,道:“皇上,奴才先为您包扎一下。" -时宴没有回答,只是任由小权子在他手臂上捣鼓。

    有了君迁尧的加入,几名黑衣人很快就不行了。不过片刻时间,就全部落入了御林军的手中。

    收拾完黑衣人,君迁尧便示意御林军将几人押到时宴面前。

    与此同时,那名与娄钰十分相似的男子,也被逮带到了时宴的面前。

    “阿钰,你没事吧?”君迁尧打量了一眼那人,他还没有察觉到眼前之人并不是娄钰。

    直到时宴摇摇头,否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