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69章 离经叛道龙滔滔

    老族长亲自传承功法,让围观的人都是目瞪口呆。

    须知。

    叶楚月的九道传承,姜君已是亲自出马,大楚还派出了本朝公主来传承。

    而且,上了年纪的人去授业功法的话,会耗损自己的精力和寿元。

    老族长的此举,无异于是一石激起千层浪。

    “爹!”

    “爷爷,不可!”

    龙宗瀚和一双儿女都下意识的齐声开口,满怀关心之色。

    反倒是一直被老族长看重的龙滔滔,也不阻拦,就由着爷爷去。

    “龙滔滔!”龙宗瀚之女龙遥拧眉喝道:“爷爷待你这般好,这般时刻,竟也不知关心爷爷?你还真是个白眼狼?”

    长子龙珩冷笑,“爷爷就算对一条狗好,都会有很深的感情。”

    龙滔滔默然不言,走到了老族长的面前。

    就在龙遥、龙珩等人以为龙滔滔将要开口说动老族长的时候,就见龙滔滔道:

    “爷爷,放心去做你想做之事,若因此丧命,孙儿定会为你料理好后事,让你无后顾之忧。”

    他知晓爷爷的遗憾。

    但很可惜,他的天赋,难当大任。

    他只想看见爷爷的笑,而非这段时日的愁眉叹气。

    而正是这番听起来大逆不道的话,却让老族长舒展开了眉眼。

    “好孙子。”

    老族长眼睛通红。

    人生在世,匆匆多少载春秋。

    能得一知己,还是嫡亲的孙子,他无憾!

    有老族长在,龙宗瀚不敢多说什么,在父亲看不到的地方,用毒辣的眼神狠狠地瞪着龙滔滔。

    如若眼神是一把刀的话,龙滔滔早已被千刀万剐了。

    “夜尊他要干什么?不会也要亲自下场授业吧?”

    人群里,响起议论纷纷。

    老族长、龙宗瀚和大楚的人都看了过去。

    只见夜尊并指轻捻眉心,犹如凌厉之剑在空中划开弧度时,迸出了一道元神之影,落入海神像。

    大楚之人见此,心底里多了些深意。

    “看来……”

    楚世诀道:“昨日在星云宗,明月谄媚了不少。”

    “自是如此。”楚时修冷嗤:“若非如此,那夜尊怎可亲自前去传承?要不然就是夜尊想要讨好姜君罢了,左右也是个小人,行事毫无君子之风,只会让人不齿。”

    “南音品质高洁,君子如竹,从不会做这些事。”

    “……”

    说话间,海面的五千道海神像,都有了元神之影。

    功法,都藏在元神之影里。

    楚老爷子对夜墨寒、姜君这些人都不感兴趣。

    他只在乎《烛阴心经》。

    少年左侧的海神像内,清风罗织,微光轻浮,形成了功法之书。

    乃是楚家父子的心血:

    《烛阴心经》

    楚南音的元神之影,站立在海神像内,翻动着功法。

    只见每翻一页,就有许许多多的金色符文漂浮了出去。

    古老神秘的符文,宛若囚笼,束缚在楚月的身边。

    一把把金色的箭矢,贯穿楚月的身体。

    “那是怎么回事?”有人定睛看去,蓦地问。

    便看到《烛阴心经》的神秘符文,染成了红色。

    箭矢、囚笼,都已是刺目的红。

    星云宗的人都站立了起来,紧张不已地看过去。

    天鸾圣主身旁的爱徒夜影好似不动如山,黑色袖袍下的手却缓缓地攥紧了。

    华山老君紧眯起了锋锐到能洞悉灵魂的眼睛。

    “此人,心术不正!”

    “《烛阴心经》若遇到心术不正之人,心法就会入魔。”

    “相反,得此功法者,若是赤诚浩然之人,心法便会相对晋升,分别是《烛阴心法九重卷》和《大烛阴心法》。”

    华山老君的声音听起来不大不小,却能传遍流光海域的每一个角落。

    围聚在此的海盗、佣兵和散修们,听到华山老君的话,眼里都有不可置信之色。

    在不知不觉中,叶楚月的存在,已经成了这些人的信念。

    叶楚月,就像千千万万个他们。

    柴门出身,立志抱负。

    如今,眼里却都有了复杂之色。

    不是失望。

    是夙愿破灭。

    是理想之火被一抔雪覆盖得严严实实。

    “不可能!”

    四长老瞪着眼睛怒视华山老君。

    华山老君蹙眉。

    作为上界之尊,被海神界的宗门长老用如此的态度对待,实在是有损颜面。

    四长老却是不管不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