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三章 殿下真身

    关袭月赶紧跟随他的目光看向那白衣少年,却在目光落到白衣少年的脸上时,瞬间一僵。

    这人不是别人,竟然是七皇子,谢无绝!

    谢无绝,怎么可能是黎囚?

    关袭月压下心中震惊,面上吩咐小厮关上门出去后,对走来桌边,与她相对而坐的七皇子笑了笑:“七殿下,好久不见,没想到您这么快就回到了帝都,还坐上了皇位。”

    七皇子本该是最不被看好的那个,但有了先帝的圣旨,底下人就是再怎么反抗,也不敢跟七皇子叫板。

    是以,七皇子如今出行,都有暗卫相随。

    寒屈紧紧盯着他,不过谢无绝回答,便猛地抓住他胳膊,一把将他拖入结界中!

    寒屈乃焚灵天君,创造结界对他而言,轻而易举。

    关袭月也赶紧随之进入结界,此处幽暗,灰色的光线带着一股压抑绝望之感。

    若真是黎囚偷走了寒屈的九大凶器,寒屈便不可能认错人。

    联系到她之前误以为七皇子也是和她一样的穿越者,关袭月此刻不免觉得有些荒唐。

    若他和黎囚是同一人的话,也就能理解为何他没有灵力,却有如此高深的修为了。

    谢无绝也顿了顿,缓缓垂眸看向抓着他不放的寒屈,寒屈明明已经释放了邪气,可是邪气并没有侵蚀他半点。

    这一幕令关袭月都有些震惊,忍不住抬眸看向谢无绝,双眸微眯:“你到底是谁?”

    这七皇子,果然不是常人。

    只见谢无绝忽然眼神暗沉许多,轻轻捏住寒屈的胳膊,便将他的手从他手上拿开。

    而那块被邪气腐蚀的肌肤,分明已经溃烂。

    可谢无绝却感受不到疼痛般,对关袭月微微一笑:“月儿姑娘,我是特意来找你的。”

    “找我?”

    关袭月警惕的退了一步:“若你当真是冥王,你应当知道我故意亮出不死红炎是什么意思。”

    “知道,你是为了它而来吧。”

    谢无绝将手放在胸口,竟然就这么穿进皮肉里,不顾流出来的血液,脸色也更苍白了几分,将缠绕在他心脏上的小青火取了出来,还给关袭月。

    “小青火!你怎么样?”

    关袭月眼神一亮,迅速上前接过小青火打量,目光惊喜。

    但小青火陷入沉睡,而且十分微弱。

    关袭月脸色微怒,顿时抬眸看他:“七皇子,这是为何?”

    谢无绝解释道:“它被我吸收了不少灵力,如今变得很虚弱,你将它放于万古乾鼎中,好生温养,过不了多久便能恢复原状。”

    闻言,关袭月这才松了口气。

    想来谢无绝这样的人物,也没必要骗她。

    但一道声音赫然从谢无绝体内发出,他整个人身体也陡然膨胀起来,变成一具成年男子的健硕身躯。

    两团幽暗的冷光从他眼中浮现,额头青筋更是隐隐跳动,那熟悉的声音竟暴躁的对谢无绝道:“该死,本座的灵火,岂能让你拱手让给他人?你我本是一体,谢无绝,我看你是不想活了!”

    寒屈紧紧抿唇盯着他,似乎在考量什么,迟迟没有动手。

    直到听见谢无绝那一句讥讽的:“黎囚,你我确实是一体,可我们不死族的命运,注定是要被天地规则抹杀的,这一点,你反抗不了。”

    不死族?!

    寒屈眼神一亮。

    就连关袭月也感觉元灵空间内,原本默不作声的小凤凰蛋忽然震颤起来,像迫不及待要冲出壳,杀了谢无绝般。

    这股浓烈的杀意,饶是掌控了元灵空间的主人关袭月,都忍不住倍感吃力,额头冒出一层冷汗,匆匆暗中问道:“老门主,这是怎么回事!”

    老门主也惊了,“我……我也没想到,从上位世界逃下来的最后一个不死族,竟然会是这个少年?!”

    而两人这边震惊时,那边,寒屈已然杀机毕露,竟握手成爪,瞬间袭向谢无绝。

    关袭月见状,匆匆躲远了些。

    幸好这里是他亲手捏造的结界,短时间内,这两人还伤不到她。

    而冲出谢无绝体内的黎囚,也逐渐掌控了身体的控制权,一边游刃有余的应对寒屈,一边冷冷呵斥他:“醒醒吧!蠢货!不死族是顺应天时诞生,如今凭什么要被那些贪婪之人抹杀?”

    “我蛰伏在这东玄大陆多年,辛苦建立出地下王都,为的就是有朝一日能杀回上位世界,复兴我不死族!”

    谢无绝无奈笑了笑,声音越发虚弱:“黎囚,执念太深,你终将走向灭亡。”

    “既然都是灭亡,那你为何不与我同天地规则争一条命出来,为我们不死族复仇!”

    黎囚的声音越发愤怒,一边还要应对寒屈的攻击,干脆冷声转头呵斥:“蠢货,上位世界将你困在这下等大陆寻我,杀我,你就当真这么忠